內容來自sina新聞

鬼城常州站在城鎮化十字路口 農民上樓即失業



  常州,到底是不是新鬼城?

  這個問題,對於常州市新北區羅溪鎮的徐鳴來說,並不關心。作為一名通過城鎮化改造"洗泥上樓"的新城鎮居民,徐鳴與原來村上的老鄰居們都擁有自己的"拆遷安置房",傢裡稍微有點經濟基礎的鄰居還都到市區買瞭商品房,而鎮上更多的私營企業主們普遍都在常州這座城市擁有3-5套商品房,或者商業店面房。

  一位傢住常州大學城摩爾上品小區的業主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我們這個小區很多都不是業主自己住,大多是靠在大學城的優勢出租。一幢樓晚上的亮燈率隻有30%左右。其實很多常州的鄉鎮企業主都在城裡買房,生活在鄉下。"

  上樓,老一輩人失落瞭

  已通過拆遷上樓的徐鳴,算是羅溪鎮眾多拆遷上樓群體中比較幸運的一類。由於原本就擁有一個5個人的手工小作坊,給常州當地的一些電子企業提供零部件的加工配套業務,在獲得相應的拆遷安置房後,又在新北區中心購買瞭兩套商品房,作為兒子和女兒的婚房。

  不過,徐鳴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原來沒有拆遷時,手工作坊就在自己的傢裡,拆遷後沒法在安置房裡繼續幹,隻有跑到沒有拆遷的村裡租用民房,這就在無形中增加瞭成本。"目前,在常州的鄉鎮上像徐鳴這樣的民私營小企業主很活躍,他們一般擁有3-10個工人,年收入在20萬到100萬元不等。

  當年,建設常州航空產業園而進行的拆遷,並沒有讓徐鳴一夜暴富,反而讓當地的很多沒有手工作坊或者一技之長的傳統農民,失去瞭耕地,也成為最大的失意者。

  徐鳴的妻妹一傢,原本依靠自傢田地"種菜賣菜",日子過得還不錯,雖然田地征用讓農民變成城鎮居民,並擁有一定的養老保險,但妻妹卻失業瞭,隻能靠打零工,做一些保潔等工作為生。

  "其實,對於很多五六十歲的人來說,並不願意土地被征用、宅基地被拆遷上樓,這意味著原本文化程度不高、又缺少職業技能的老農民,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隻能靠打一些苦工、零工來維持生活",徐鳴坦言,對於原本就在外就業的年輕人來說,對拆遷很歡迎,他們已習慣瞭城市生活,很多中老年人卻不知道能幹什麼。

  房價,低價背後的低購買力

  近年來,面對周邊蘇州、無錫、南京等城市持續高企的房價,常州下轄的天寧、鐘樓、新北、武進、戚墅堰等區的房價並不高。《中國企業報》記者瞭解到,目前五個區中武進房價為最高,主流價格在七八千元左右,而鐘樓、新北兩區的樓盤價格在五六千元,一些地段的房價甚至在四千元左右,與周邊城市的高房價形成瞭鮮明對比。

  不過,在徐鳴看來,"不要單看常州的房價低,還要看看當地經濟水平和工薪階層的接受能力。"實際上這兩年來,常州經濟整體發展最好的是武進,但多是以民營企業為主體,而這些民營企業多是以一線的生產工人為主,很多外來打工者對於商品房的價格承受能力較低。

  "由於近年來常州在招商引資力度上,都缺乏對於一些國際化大企業和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度。這導致整個常州房價並沒有出現像蘇州、無錫那樣的大漲,畢竟常州房市的主流消費群體的實際能力擺在那邊。"一位在常州武進電子廠工作瞭六年多的員工透露,廠裡外來打工者買房都是挑價格在三四千的樓盤,再貴瞭以目前的工資水平就買不起瞭。

  一邊是常州地區的低端制造企業較多,普通的一線產業工人年收入都在四五萬元左右,對於售價高達萬元的商品房接受能力較弱,從而隻能購買一些總價較低的樓盤。另一方面,則是分佈在常州各個市轄區鄉鎮的民私營企業主,手握現金後缺少豐富的投資渠道,往往購買瞭多個樓盤,從而不斷推動常州房地產市場的發展。

  一位常州本土房地產開發商透露,"像武進很多中小鄉鎮企業傢手上,都有五六套商品房,還有不少商業地產的店面房。他們往往是要麼出租,要麼估價待售。但由於常州房價整體上漲幅度較低,讓這些人手握多套房屋而不急於出手。"

  徐鳴透露,"隻要是傢裡做點小生意的親戚朋友,手上至少都有兩套商品房,少數人手上都有七八套房子。但並不是要炒作房價,而是用於長期投資保值增值的。"

  城鎮化,先有商才有人

  已入住拆遷安置小區一年多的徐鳴,談及過去一年多的感受,坦言"這不是當初很多人想象的城鎮化",如果隻是想"住樓房",鄉下的自建樓房和小別墅更舒服。傢裡的田地還能在平時打零工之外貢獻一份穩定的收入。

  如今,對於很多上樓的傳統農民來說,變成城鎮居民後卻還隻能靠做一些保潔、保安等低層次的工作才能維持生計。近年來與羅溪鎮城鎮化建設相配套的工業項目,特別是大型工廠等對於吸收當地居民就業等工廠項目招商力度並不大,導致很多城鎮化居民一上樓就面臨著失業,打零工絕不是解決這些中老年人的最終出路。

  目前,拆遷後用於建設的羅溪鎮常州機場物流園區征地近一年時間,一直還沒有動工建設。很多夢想著政府通過拆遷置換出來的土地進行招商引資,從而解決當地失地農民就業的拆遷戶來說,他們的夢想還在等待。

  即便在離羅溪鎮不遠、緊鄰長江邊上的新北區春江鎮魏村,雖然充斥著大量的化工企業,這也不是當初農民拆遷為"政府招商引資項目"讓路的初衷。

  無論是媒體對於"新鬼城"的質疑,還是大量的中低端制造企業甚至是鄉鎮企業主和手工作坊的發展,都讓常州這座曾經釋放出多重商業光芒和經濟活力的城市,走到瞭新的十字路口。





新聞來源http://sy.house.sina.com.cn/news/2014-02-11/08382602714.shtml

創作者介紹

溫法妤

ernestwrigh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